Layer1的新以太坊更好的以太坊?

  比特币(Bitcoin)已成为图腾,以太坊(Ethereum)是当下改变互联网运行模式的区块链基础设施,但以太坊也会被改变。

  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2008年发明比特币的时候,区块链只是为了保证比特币系统稳定运行的技术手段。Vitalik Buterin 2013年创造以太坊,区块链才真正独立于比特币,成为改变互联网运行模式的下一代网络技术。

  区别于比特币更多突出货币属性,以太坊开始发展为新的数字网络,可以通过智能合约部署一系列应用和交易的区块链网络系统。

  但是,以太坊取得成功的同时,种种缺陷也开始暴露:费用高、效率低、偏离去中心化初衷等等。竞争者们开始出现,整体可以归类为“替代”和“继承和改良”两种路线 以太坊的崛起

  比特币诞生后,竞争币(AltCoin,Bitcoin alternative)大量涌现。它们通过修改甚至是直接套用开源的比特币源代码,使用比特币同样的区块链技术,创建了自己独立的虚拟货币系统。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币发行)是区块链项目筹资的主要方式,以太坊本身就是于2014年7月以ICO方式筹措超过1800万美元,用于项目的开发和部署。然而,以太坊上线后,就成为 ICO 的主要平台。其ERC-20标准使得Token发行非常简单,2017年,大量区块链项目运用ERC-20标准发行Token筹集资金,掀起巨大泡沫的同时,也是以太坊的智能合约第一次大规模应用。

  与比特币类似,以太坊成为最大的区块链操作平台后,竞争者也开始出现,并且主要延续了“替代”“改良”两种路线。

  波卡主要是解决跨链问题:不同的区块链,数据信息是不能互通的,为了打破这种数据孤立的状态,波卡试图打造一种网络协议,让所有接入此架构的区块链都能更好地完成互相之间的信息交互。其中,平行链主要负责数据的运算和交易信息的处理。通过多条平行链,就可以完成区块链的横向扩展,也就是解决区块链的性能问题。

  “以太坊的替代者”确实有很多优点,但也有竞争者采用“模仿或改变以太坊”方案而崛起。

  BSC(币安智能链)采用PoSA(Proof of Stake Authority)共识算法,结合了委托权益证明(DPoS)和权威证明(PoA)机制的功能,建立在21个验证节点的网络上,秒级出块时间能够为DeFi协议建立高速的基础设施。BSC中的智能(smart)一词则体现在智能合约相关的功能上:BSC支持智能合约编写功能,兼容现有的以太坊虚拟机EVM(Ethereum Virtual Machine)以及其生态系统下的所有应用和工具,开发人员可以轻松实现以太坊DApp的迁移和部署。

  2018年,Polygon团队开始在以太坊上创建Layer2解决方案,其目标是降低以太坊的成本以及满足可扩展性的需求。和传统的Layer2解决方案不同,Polygon将不同的扩容方案结合在一起,如zkRollups、Optimistic Rollups、Validium等,实现一站式Layer2聚合。通过提供简单易用的Polygon SDK开发工具,极大地降低了开发门槛。

  2020年5月Polygon推出了Matic,它包含两个组件:一组是PoS侧链变体,称之为“提交链”(commit chain),可以支持智能合约开发,另一组是基于Plasma的入口匝道,用于路由以太坊到Matic侧链交易。Polygon PoS链介于侧链和纯粹的二层扩展解决方案之间,它继承了主链的安全性,将批量交易打包在一起,并在将数据返回到主链之前对它们进行批量确认。

  目前Polygon汇集了DeFi、NFT、钱包、预言机、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等应用和基础设施,其中包括DeFi借贷协议大户Aave、去中心化交易所SushiSwap、自动做市服务商Curve、链上聚合交易所1inch等;NFT项目包含全球最大的NFT数字艺术品交易所Opensea、NFT虚拟游戏Decentraland;预言机包括预言机龙头项目Chainlink、AP13等;数字钱包则囊括了MetaMask、麦子钱包和Fortmatic等应用。

  Polygon等项目相对解决了以太坊的低效和高成本的问题。它们选择的是Layer2扩容方案:大部分交易都放在以太坊链下的Layer2协议里,通过打包汇总交易提交到以太坊网络。以太坊Layer2方案依赖于以太坊的主网安全性,实际上进一步加强了用户对以太坊的依赖。更重要的是,除了使用量剧增造成的“拥堵”和费用高,以太坊还像web2.0时代的主流平台一样,正凭借其生态优势逐渐“寡头化”形成垄断地位,而这背离了区块链去中心化和社区参与的初衷。

  CUN是一条新的Layer1网络。在共识机制方面,CUN选择在第一阶段(起源网)采用具有准入机制的PoA共识,在第二阶段(好望角网)采用PoS+PoA的方式实现具有质押投票机制的准入共识,在第三阶段(新一代网),共识网络将向PoS+PBFT共识转变。

  根据这个公式,当节点数扩展到N=84时,PBFT通信次数将达到13944次,而三层PBFT通信次数为152次。目前,多层PBFT算法在1000个节点理论值上也能够显著提升主链共识效率,这个节点数量和Solana当前数量相当。

  值得注意的是,CUN是目前以太技术路线追随者中少有提出在主链共识层进行升级的网络,相对于作为以太坊过渡方案的Layer2方案,是一种Layer1方案的演进。

分享: